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精品推荐 > 精品购物
 
用户名: 密 码:
网站搜索:
 
海清90%的随性+10%的任性
时间: 2010-06-23 09:42:27

  海清90%的随性+10%的任性

  海清既不活泼,也不善于表达;既不是尖刻的海萍,也不是善意大气的毛豆豆。她仅仅是一个叫做“海清”的普通人,她的职业是演员。

  如果说海清是一个普通的人,恐怕板砖会等不及排队就砍过来了。那些收放自如的表演,掷地有声的收视率和占尽娱乐头条位置的消息,全部昭示着这位实力女演员不可遏制的美好未来。

  也许因为与海清相约的这一天有点特殊,她疲惫的身体和低落的心情一起任性地摆布着她的状态,呈现出一个与以往采访中不太一样的海清。那种快人快语、干脆利落甚至略带顽皮的性情被收起来,取而代之的是沉思、自问自答的安静状态,还有一点点任性。这时候的海清,是普通人海清。

  至于约见时间的特殊性,我们事先一无所知——12小时之前海清还在玉树。另外一点特殊在于,这一天正好是母亲节。

  “我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,只是在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。”

  如果说《双面胶》让海清以实力女演员的形象进入观众视线,那么《蜗居》的火爆正式启动了她登上娱乐人物头条的序幕,直到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的全民High翻天,媒体对海清的热情简直可以用“猎杀”来形容。可这一切,完全不是海清想要的结果。

  “我跟所有人一样,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,一个平凡老百姓。我没有什么好炫耀或者拿来当谈资的东西,我只是在从事我最喜欢做的事情而已,和所有享受自己工作的人一样。只是演员这个职业会有一些曝光率和关注度。”

  因为不想把自己太多地曝光于媒体,海清曾经试图回避“迅速走红”和“成为明星”这两个问题,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客观上的确是公众人物了。“‘公众人物’和‘演员’是两个不同的身份,‘明星’和‘演员’也是两回事,我最擅长的是做演员,其他真的都不擅长。”

  尽管不擅长,海清还是在各方协助下完成了在各大知名娱乐访谈节目、各大知名杂志封面上与我们频频见面。她笑容爽朗,谈吐明快,短发干净利落,服装常常有种稳重的时髦感。观众可以在不同的媒体上拼出相同的故事,比如在北电的专心求学心无旁骛,比如和王劲松、黄磊两位老师的师生情谊,比如毕业后短暂的不顺利和严格的接戏标准,比如她对多个媳妇角色的看法,比如近年才在北京买了二手房……海清的故事被一遍遍梳理和呈现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什么主动要说的话,这么多的采访几乎都是被迫的。这是我妥协的一部分,成长路上必须面对一些我不愿意面对的问题。从去年底到今年初,我深感自己的话太多了,我有时会看看那些节目和文章,真的话太密,所以今年我跟自己说不要说那么多的话。我不想假装很开心的样子谈一些我根本不想谈的问题。有些故事既然在以前采访时被问出来,就只说那一遍好了,再说多了都是无意义的话,干嘛要把它变成无意义的东西给大家看,浪费大家的时间?这跟演员拍戏一样,你总给我重复的角色演我会不愿意,大家都看了这么多遍我的故事,也会烦的。我是一个演员没错,但除此之外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,生活中我有点胆小,有时候‘搭错筋’,会有自己的小心思,买买菜煲煲汤。我这个人本身并没有吸引人的故事。”

  海清小吐了一下苦水,被媒体包围的一些困扰。这或许印证了她不擅长做明星和公众人物的事实,毕竟有几个公众人物会跟媒体说“我的采访都是被迫的”,有几个明星会说媒体的东西是“无意义的东西”?

  其实我们认为,造成海清困扰的原因不是她的话密。海清并不算能说会道的演员,就像我们面前的她,讲话不渲染,无心机,更不会主动爆料,开口前常常思考一小段时间。“话密”只是一种假象,是媒体高频率复制这些故事的结果。海清仿佛一个站在大海边的孩子,轻轻投出去一颗石子,没想到涌回到她面前的是成朵成朵的浪花,于是被吓到了,以为是自己投小石子犯了错。

  作为一个普通人,海清需要时间和家人相处哪怕亲手煲一锅汤吃上一顿便饭,作为一个普通人,海清需要时间逛逛街给自己买几件换季的衣服。而事实上,这个“普通人”过得相当辛苦。很多时候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是靠海清“溜”出来才得到的,她很久没逛街,除了频繁更换出席活动的礼服之外,平时都在穿旧衣服。最近一次路过上海买衣服的过程是:看到街边的店,让司机“踩一脚”,进店“抢”一批,有的试都不试。

  “我会跟公司争取,我跟他们说‘你们快放我假’。本来今天应该回去陪我妈,在去玉树之前我跟她说我一定尽量回来陪你过节,因为很多年母亲节都没有跟她一起过……他们已经习惯我的‘失信’了。”

  开玩笑地说,在海清的字典里肯定有一系列“敏感词”,碰到了就免不了“和谐”。她绝不跟你打太极,也不会用别的什么技巧闪烁其词,而是坚定地立刻说“不聊”,这种直截了当让海清显得特别严肃。这种严肃基于一个普通人的立场,当一个普通百姓的私人事务面临曝光的危险时,正常的反应是当机立断说“不”,因为普通人没有“明星”的光环做保护色,兜不起那些圈子。海清的“敏感词”范围比较广,个人感情自不必说,连“父母给予的教育”也在此列。也许是自己身处媒体曝光之下已经烦恼不断,所以绝不允许家人牵扯其中。所以海清会“任性”地把问题丢在一边,按照她的思绪想到哪儿说到哪儿。“你可以说我是任性的,每个人都会任性。我其实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,有时候掌握不好分寸就会变成任性。”

  有了保护家人的立场和减少说话的打算,海清在配合今后宣传活动时或许有些为难。“其实是我在为难他们(公司宣传),因为我没有按照正常艺人的行为方式去做。他们打理我的事务很辛苦,我从来不会参与这些规划,因为他们都比我专业。只是我有自己的底线,我留给自己的空间非常非常大,我的空间一大他们的空间就小了,这个矛盾总会存在。但是我不会已经答应了的事,还让自己做得不爽。不管是拍戏还是通告,如果我有接受不了的事我会传达出去,不是为了抱怨,而是希望有人能帮助我,这一点挺像个小孩的。”

  如果用一种颜色来代表海清的话,她认为“透明”最为合适,因为透明就是没有颜色,并且富于变化,不容易被看穿。就像我们小时候吹起的肥皂泡,一个透明的圆,放在太阳底下却折射出五彩斑斓。

  在海清的理想生活里有一座庄园,种花草还是养牛羊这都不重要,但是一定和家人一起生活在这座庄园里。白天海清出去拍戏,晚上回来全家人尽享农场生活。“我是董事长,叫我‘庄主’吧。靠我出去拍戏来养家?不不不,以后一定是庄园在养我,我肯定养不起庄园。那时候我走在路上没人能认出来,我可以安安静静拍戏,别的什么都不想。”

  “我一直在问自己:我到底能帮到他们什么……我非常庆幸去了玉树。”

  从海拔4000多米的玉树落地到北京,海清的心情也一度跟着急转直下。踏过了玉树的黄土,吸过了玉树的氧气,给孤儿们分发过食物之后,海清的大脑便留下了令人震惊和心疼的一幕幕。

  “看到有一个去玉树的机会,我就跟公司说我要去,你们帮我安排吧。他们跟我说非常危险,因为我以前去过西宁,在西宁就有高原反应。玉树比西宁海拔高,但是因为我一直坚持锻炼身体,觉得问题应该不太大。”

  海清就这样飞去了玉树,她搭乘的是飞往灾区的民用飞机的第一班次,在她之前到过玉树的艺人有两位,是成龙和李连杰。海清的第一个落脚地已经储备了很多救援物资,灾民的生活在武警和志愿者的协调与护理之下已经接近正常。就在海清停留两天后准备离开时,无意间听到一个志愿者说要去给另外一个安置点送饭,海清就跟志愿者过去了。那里安置了大批妇女儿童,帐篷和食物还不是特别充足,很多孩子每天只能吃一顿饭。回想起在那个安置点见到的另外一番情景,海清抱起双膝坐在影棚的一个小角落里,讲述变得缓慢,中间穿插着沉默。

  “有一件事情让我非常震惊,当地妇女在三四十岁时死亡的特别多,因为信仰问题她们从来不避孕,生十几个孩子,甚至达到二十个。生病也因为信仰而不愿意去看医生,拖到四十几岁没办法医治就只能……这是之前我们都不了解的情况,我真心想给这个人群一些帮助。真的,条件太艰苦了,很小的孩子一顿饭吃那么大一盒米饭,比成年人还多,因为他们害怕后面会没饭吃。你亲眼见到这些时不可能不流泪,不可能转过天来就谈笑风生。”

  海清带去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钱,提到这笔物资时,她特别诚恳地说:“我们不谈钱好吗,一直都不谈这个,这些都不重要。”

  “我一直在问自己,我能帮到他们什么?那边已经有一些物资,我问他们是缺少钱吗,他们说不是钱。我意识到对这里的帮助决不应该是一时的。相比那些志愿者,我非常惭愧,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,他们说什么时候他们(灾民)住到新建的房子里就什么时候回去。我听到这个非常非常感动。有一个当地的小伙子学过紧急救援,一直是他一个人负责几百个人的协调和护理,没有一刻空闲,特别辛苦。我问我怎么做能帮到你?他说一时半会儿的协助其实帮不到他们太多。”

  海清说这次经历给她的脑袋一下装进太多事情,她被一些问题困扰着,自己没有想明白。

  “他们(灾民)见了我都特别开心,包括当地的武警和志愿者,他们看电视知道我叫‘豆豆’,喊我‘豆豆姐’,喊我‘海萍姐’。有人说我一辈子没见过明星,没想到地震后能见到明星了。我一直在问自己,在那里我能做什么,回来后我又能做什么……我非常庆幸自己去了玉树,知道了有这些情况存在。这次回来他们都说我话少了,因为我真没什么好说的。如果可以我过段时间还会再去,多待些时间。我不想被工作人员围着,不想被拍照,我就想自己安安静静地去做志愿者。”

  不管是地震区的灾民,还是其他一些暂时需要救助的人群,救助者对待他们的态度非常重要。不是只要有爱心、有物资条件就能把这件事做好的。就像残疾朋友,他最希望得到的不是公交车上的一个座位,而是大家能以平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他。

  “很容易忽略的一件事,就是我们到那里的态度,怎么才能不给他们带来麻烦和困扰。对于灾民,给予关爱就可以,不用去怜悯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,每一种土壤都会长出不同的植物,哪怕它不长植物,也有权利受到平等的看待。在不打扰他们的前提下进行一些帮助,尤其不要因为救助者的不当做法让他们心灵受到困扰。”

  “很多人看这个圈子是注重结果,但我看到的是过程,也许我离这个圈子比较远。”

  能将兴趣爱好作为职业的人是幸福的,从这点来讲,海清的确非常幸福,“痛并快乐着,难以用语言表达。”

  因为《双面胶》、《王贵与安娜》、《蜗居》、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海清被贴上了“媳妇代言人”和“收视率女王”的标签。这两个看似风光的称谓对于以追求表演高度为目的的演员来说,并非事业上的皆大欢喜。海清不喜欢“窜红”的说法,甚至害怕大红大紫,因类似的角色被反复提及也不是海清所期待的。不同的演员接戏的标准不同,有人偏重剧本质量,有人看重合作的团队。海清接戏的重要标准是对角色的认同。

  “选择角色不是说我一定要喜欢她,但要有认同感。就像拍《蜗居》时,我不是很喜欢海萍,但是我认同,我可以体谅她。要找到一个好的创作方式,让她进入我的心,让我进入她的心。给我们之间搭起桥梁,然后在这个桥梁上基本能够做到行走自如。”

  海清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给人“她即是她”的感觉,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角色大部分都有海清的本色。前段时间杀青的谍战戏《追捕》,是海清从本色演员到性格演员迈出的重要一步,在海清的博客上详细地记录着她与女主角“兰心茹”之间的点滴交流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拍戏拔不出来过,我关机那天就和‘心茹’说再见了。做了这么多记录是因为心里有爱吧,我非常爱这个角色,她身上有一些我没有的品质,所以会有一些感触。我自己很喜欢,但是我喜欢未必代表将来观众也喜欢,很多时候你和观众的喜好会冲突很大。作为演员当然希望观众认同你的表演,我会很在意大家的共鸣,但是我最大的追求是拍我喜欢的戏,尽力演好接下的每一个角色。”

  海清说做个好演员一定要懂得排除杂念,对于圈内的很多现象和说法,她常说的是“这些和我没有关系”。“我要说的是做演员很不容易,拍戏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苦的事,并且非常忙。为什么要用别人的话来影响自己呢?不要为一些无意义的问题去打扰自己,这些都是杂念。其实你用三秒钟就能判断某件事某种说法与你有没有关系,你想不到有直接关系的,全都是杂念。很多人看这个圈子是注重结果,比如收视率、票房、奖项、片酬,但我看到的是过程,也许我离这个圈子比较远。”

  我们看到电视剧里的海清,笑得窝心,怒得别致。她惊人的爆发力和极强的表演张力让人惊喜,同样也让人难以忘记。海清用两个字回答了这种力量的来源:天生。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出别的答案。一个因与生俱来的能量而演戏的女演员,值得我们给予更多的期待。

 
首 页 | 专家研究 | 学习园地 | 旅游环境 | 人才信息 | 教育培训
Copyright © 2003 - 2019 中国社区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
支持单位: 北京众智创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
京ICP证110584号  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06249      京ICP备15005211号